必威

  • 微信服務號

  • 微信訂閱號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醫療文化 >> 醫院期刊

放療科故事系列之痕跡

發布時間:2021-02-02

縱觀古今,從帝王將相到領袖偉人,那些杰出的、令人敬仰的英雄,在滾滾歷史浪潮中,都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。而我們大多數,都是再平凡不過的存在,輕飄的如同羽毛一般,不曾揚起一粒塵土。

我也曾有過要成為科學家的懵懂,可在踏入放療科,接觸腫瘤患者之后,恍惚覺得生命其實短暫也脆弱。他們的離開,于這浩瀚宇宙,簡直微不足道,可同樣微不足道的我卻經歷過他們的臨終,他們留在這世間的每一秒我都想挽留。

那些悲慟,那些淚水,那些聲嘶力竭的夜晚……歷歷在目,我無悔陪伴他們的日日夜夜,更無悔成為一名腫瘤科護士。此刻,鍵盤上敲擊的每一個蒼白無力文字,都曾在萬籟俱寂的夜晚撕裂著我的心。

那天,我交班至他床旁,他的夫人拉著我的手說“今晚拜托你了”,然后轉身貼近他的耳朵,輕輕說了句“今晚小劉送你,不怕了啊”。他吃力地睜開眼,似乎費了好大的力氣對我點了點頭,左手微微抬了一下就重重地落在了床單上,我下意識地抓緊他的手,卻又哽住不知道說什么好,半響才說了句“今晚我在”。那一刻,身體像灌了鉛似的,靈魂被賦予了使命一般,這句承諾,是我給他的,所以,一定陪他到最后。

那一晚的病區尤其安靜,如同平日里不善言辭的他,他和夫人從不愿麻煩我們,病房里也永遠干凈整潔。他和夫人總說我們太辛苦,就像看著自己的孩子一樣,十分舍不得,其實,我們也同樣心疼他和夫人。我常常覺得人和人是可以心意相通的,那同樣頻率的脈動,是真誠,是真心,是最珍貴的情意。

必威 后來,他的夫人呆呆的立在墻角,看著我為他拔除了鼻胃管,拔除了PICC,撤走了心電監護,看著他慢慢沒有意識,慢慢失去知覺,慢慢瞳孔散大……她一言不發,在最后抬走他的一瞬間,她的淚水突然噴涌而出。做了再多的心理建設,面對他真的離她而去,內心的防線終究還是崩塌了。我慢慢地走近她,無措的手最終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,我后悔沒有給她一個擁抱,沒有替他給她一個擁抱。

必威 最后的最后,只剩我一個人在空曠的房間發呆,寂靜的連呼吸都有回響。這一刻的我,竟然覺得無比孤單,雖然他匆忙的只留下接班時的一個點頭給我,但他留給我的不止這些,還有一份相思,一份不舍,一份對生命的敬畏。

都說普通人由生到死,而學醫者,向死而生,我們注定在肩膀上比其他人承擔的更多。對生命的敬畏,從第一節解剖課的默哀里,便深深注入到學醫人的內心。每一位患者在我們心里留下的痕跡都是我們成長的勛章,他們以性命相托,我們必以初心相待,那些斷斷續續的痕跡,終將匯入生命的長河,帶領我們找到人生的價值。

(劉行)